安徽24家花炮企业状告省政府获受理开庭

发布时间:2015-04-20 10:49:41
安徽24家花炮企业状告省政府获受理开庭

  昨天,安徽24家花炮企业主们,集中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附近的一家酒店里,和律师商讨开庭事宜——由安徽24家花炮企业诉安徽省政府非法关闭企业的行政诉讼案,于当日在合肥中院开庭审理。这是十八届四中全会后,依法治国背景下,首个企业起诉省一级政府获得受理并公开开庭审理的案件。

  2013年12月27日,安徽省政府办公厅转发、省安全监管局等7部门署名的《关于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整体退出的意见》(下称《退出意见》),该意见提出安徽省全部烟花爆竹生产企业须在2014年年底前整体退出。安徽花炮行业的企业主们遭遇全部关停之命运。

  焦虑和不安,充斥着这个群体。“走投无路,只能24个‘花炮’捆在一起,来打这场官司,这是最后的机会了。”一名花炮企业主如是哀叹。

  探访安徽花炮行业:

  往年此时忙接单,今年此时忙躲债

  “除了湖南和江西,安徽以前可是中国第三大花炮生产大省!”每当提及此事,梁念朋都会显得很有荣耀感,作为安徽广德县的花炮企业主,在《退出意见》下发后,难以接受赔偿和转型的他,是至今唯一未与当地政府签署关停协议的企业主。

  作为广德县、舒城县、六安市等24家花炮企业组成的“花炮团”之一,钱江晚报记者从朱立新口中了解到,目前安徽所有的花炮企业都已关停,此前身价千万甚至上亿的企业主们,如今都背负着成百上千万的巨额债务。

  “过去这个时候,我们都忙于跑业务。但现在,都忙于躲债。”广德红旗花炮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、同时也是企业主代表的张克军说,《退出意见》让他们没了生意、断了资金链。

  张克军在安徽广德县,被该行业12家成员企业主们称为会长。他曾一度坚持不与政府签关停协议。但最终,当他发现大势已去时,成为了当地倒数第三个签下协议的企业主。

  “如果不签,税务找你、派出所找你、安监和消防找你,就连电力也找你。”广德县晶利花炮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前军无奈地说,虽然政府也有相关补助措施,并建议被关停的花炮企业转型,但在他看来,无论是企业设备还是自身条件,都不符合转型条件,补偿的额度也少得可怜。

  “仅这几年,我在企业投下去两三千万。关停后省政府给每户80万,其余的说是由地方政府解决。”杨前军记得,地方政府曾评估过,但评估内容和标准至今都未公开。

  追因:

  省政府下令“退出”,安徽关停花炮厂

  这份压垮安徽花炮产业的《退出意见》下发前,这个行业到底经历过什么?这还要从2005年说起。

  2005年,国家安监总局成立后,烟花爆竹行业被纳归旗下管理。为规范该行业,安徽省安监局于2008年之后,下文推进烟花爆竹生产企业的整顿提升。

  张克军说,国家安监总局和省安监局对于花炮行业的标准每年都在变,为了达标,企业只能不断加大投入达标,甚至不惜反复重建,“这笔资金投资一般的也都得几百上千万,最多的接近上亿。”

  在这个过程中,一些缺乏竞争力和不达标的企业被淘汰,花炮企业数量从312家迅速下降到75家,直至最近的30余家。张克军表示,虽然2010年时也听说了安徽省相关领导提出让花炮行业“有序退出”的消息。可2012年1月,安徽颁布的《安徽省安全生产“十二五”规划》,又明确提出推进烟花爆竹行业规范的新要求,“所以我们以为是鼓励我们做大做强。”

  于是,经过继续大投入和不断整顿提升,企业主们觉得无论在生产规模还是安全生产管理水平上,自己的花炮厂都已达到国内同行业一流。但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,2013年12月27日,目的为“转方式,调结构”的《退出意见》的突然下发,让安徽花炮行业一夜间被猛然扼颈……

  进展:

  为保住行业,花炮企业状告省政府

  今年6月30日,24家花炮企业联合向安徽省政府提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。他们认为,自己的企业一直符合烟花爆竹生产的各项法定要求,《退出意见》作出的责令停产停业和吊销企业证照的行政决定没有法律依据,请求省政府确认该决定不成立。

  但和很多企业主预计的一样,安徽省政府即作出《不予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》,并表示《退出意见》不对申请人的权益产生直接影响,不属于行政复议的受理范围,因此不予受理。

  “都要倾家荡产了,怎么就不产生直接影响了?”无奈之下,企业主们决定向法院起诉省政府。

  今年7月21日,他们来到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。“等到第100天时,我们接到了合肥中院受理此案的消息。”担任原告代理律师的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涂四益介绍。

(原标题:安徽24家花炮企业状告省政府钱报记者合肥庭审直击)

编辑:SN182